1. <th id="xefiu"></th>

    2. <dd id="xefiu"><center id="xefiu"></center></dd>
      <dd id="xefiu"><pre id="xefiu"></pre></dd>
      1. 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工投文苑
        過年,蒸饅頭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1-25      信息來源:      發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點擊:

        □  孫延兵

        在我小時候的記憶中,過年蒸饅頭是家家必須要做的一件頭等大事,各家都很重視。

        忙得快的農歷二十五、六便蒸好了,遲點的二十七、八左右蒸好,最遲的三十上午也必須蒸好。我們家一般在二十七、八左右蒸好,因為對這樣工作比較熟悉的只有母親。

        那時,我們兄弟姐妹幾個都在上學,家里的事多是母親一個人操勞,既要忙著采購年貨,又要洗床單、被罩、衣服的。每個年母親都忙得夠嗆,但她依然無怨無悔,就這樣“累并快樂著年復一年地忙碌著。

        蒸饅頭說是一種體力活,其實也是一個技術活。

        我們淮陰農村老家饅頭與不少地方的饅頭概念不一樣。這也是我后來去過不少地方才知道的,也不知究竟哪個更準確。不少地方的饅頭都是那種實心饅頭,包括連云港這邊也是。我們那邊的饅頭卻是帶餡的,一般平時幾乎不做,也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會做。

        從做餡子、發面,到燒火蒸饅頭,都有一定的技術含量。做好了饅頭白白胖胖的,好吃又好看,做不好有時饅頭死趴趴硬邦邦的,不僅沒有美感、口感,還會影響過年的心情。

        饅頭餡子一般分為咸的和淡的兩種,也基本上是就地取材,農村自家地里長的成分偏多。咸的主要大白菜粉絲、蘿卜粉絲、豆芽粉絲、豆腐大白菜等,為了保持口感,往往都是用豬油進行勾拌,香噴噴的;淡的就是我們平時常吃類似豆沙餡子(紅豆與山芋煮熟和成的),一般老年人和小孩愛吃。

        做饅頭的首要工作是要把餡子做好。一般從蒸饅頭的前一天下午就要開始。把洗好的蘿卜、大白菜、豆芽和泡好的粉絲以及一些姜、蔥放在一塊大的面板上剁碎。此時,若是莊上一連幾家在做餡子,刀與面板的撞擊聲此起彼伏,仿佛是在演奏著過年的樂章。

        那時,我還小,母親見我沒事,有時也會讓我上去操刀。我權當著好玩,拿起菜刀賣力地干著,引來莊上不少的家長表揚,說我懂事,知道幫大人干活。我不知道這個是否與我以后不反感做飯,甚至還喜歡做飯有著關系?但也算是一種啟蒙吧。

        第二道工序是和面,母親年輕的時候主要是她干,后來隨著大哥、二哥娶了嫂子,這個活就由她們來干,有時二哥、三哥也會上手干,畢竟和一盆面有的十幾斤,還是蠻消耗體力的。一般從凌晨四五點就要開始和。人口多的往往不是一兩盆就可以解決的,像我們兄弟姐妹五個都正是吃壯飯的時候,都要和上四五盆。有時,怕面醒不好,還會找些干凈的紙蓋在面盆上,然后放在被子下面。

        正常早上七八點鐘匆匆吃過早飯,便開始兵分兩路開始為蒸饅頭做最后“沖刺”。

        包饅頭的一組,找柴禾的一組。我自然只能加入后一組,與哥哥們一起找一些干樹枝或一些沒用的木頭用鋸子鋸成短短的,然后用斧頭劈開,便于燒火,一般還會找些玉米秸稈,有點芝麻開花節節高的寓意。饅頭開始蒸的時候,都是用木材、干樹枝這些硬貨頂著,待到饅頭快差不多蒸好的時候,再用玉米秸稈燒,既保持火的連續性,又不至于大火把饅頭燒糊了。

        大概一個小時左右,饅頭也便好了,找個力氣大的人,連籠帶饅頭搬到外面的桌上冷切好,把它們放進干凈的笆斗里或是竹籃里。此時,若是莊上有誰剛好路過,無論饅頭如何,總會遞上一個嘗嘗,分享一下。接著一籠一籠地蒸,時間往往要到中午。一般午飯也就不做了,饅頭就是午飯。

        人逢喜事精神爽,大概是對年的期盼和渴望,各人盡管也很累,但精神都特別足,仿佛有使不完的勁。

        忙完了蒸饅頭,年的大事基本算是完成了一大部分,剩下來就是數著時間等著團聚,等待著新年的到來。

        正月里,一般沒什么事,吃成了主要事情,饅頭也成了主打,一日三餐基本離不開。

        待饅頭吃差不多,也基本出了正月,年也結束了。

        新的一年又開始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返回上一頁】
        唐家三少
        1. <th id="xefiu"></th>

        2. <dd id="xefiu"><center id="xefiu"></center></dd>
          <dd id="xefiu"><pre id="xefiu"></pre></dd>